來源:泉州網

  17歲大女兒患尿毒癥,兩年前愛心人士捐款幫助換腎,如今出現身體排斥,移植腎被切除;12歲小女兒患有白癜風,每月需藥物治療;生活再難,曾麗卿也安慰女兒:“有爸媽在,你一定會好起來”;多方再度伸出援手……

  17歲大女兒患尿毒癥,兩年前愛心人士捐款幫助換腎,如今出現身體排斥,移植腎被切除;12歲小女兒患有白癜風,每月需藥物治療;生活再難,曾麗卿也安慰女兒:“有爸媽在,你一定會好起來”;多方再度伸出援手……

  惠安“煎餅媽媽”擺攤救女

  □記者 許文龍 陳曉東 實習生 丁思琳 潘夢琪 文/圖(除署名外)

  一有時間,曾麗卿就出門擺攤賺錢。(劉慶生 供圖)

  2017年5月,曾麗卿的大女兒、還在讀初一的黃栩婷被查出尿毒癥晚期。為了給她治病,家人把能借的錢都借了,信用卡都刷爆。在眾多愛心人士傾力幫助下,2019年7月,她在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完成腎移植手術,讓家人看到希望。只是,不幸再次降臨。去年,移植腎出現排斥反應,今年6月繼續加重,經過治療無效后只能切除。

  再次換腎至少還要40萬元,對這個早已債臺高筑的家庭來說猶如天方夜譚。曾麗卿只能一邊定期帶著大女兒做血透,一邊照顧患有白癜風的小女兒,一有時間就到街上擺攤賣雜糧煎餅。“為人父母,我只求努力給她一個健康的身體,付出的所有努力和代價都是值得的。因為她是我的孩子,我要為她負責。”她含著淚說。 

  講到動情處,這位堅強的母親忍不住潸然淚下。

  女兒的病情,是父母最關心的事。

  婆婆患病剛去世 女兒查出尿毒癥

  近日,泉州市第一醫院血透室病房,曾麗卿看著幾根比牙簽還粗的針,扎進女兒瘦弱的手臂時,心如刀絞,恨不得代替女兒去承受這份痛苦。“她手臂很細,每次做完血透,手臂都會腫很大,回去要做冰敷,24小時再做熱敷。”39歲的曾麗卿望著女兒滿是針孔的手臂哽咽著說。

  時間拉回2003年。21歲的曾麗卿嫁到惠安縣涂寨鎮和弄村,與大自己兩歲的黃龍河喜結連理。一年后,大女兒黃栩婷呱呱落地,令全家十分欣喜。為養家糊口,黃龍河大部分時間在廣東打工,曾麗卿則在家附近的服裝廠工作,一邊賺錢貼補家用,一邊照顧女兒及年邁的公婆。2009年,小女兒黃羽涵出生。一家人生活雖不富裕,但其樂融融。

  然而,平靜的生活在2017年戛然而止。5月,身患重病的婆婆醫治無效撒手人寰。正在讀初一的栩婷聽聞奶奶過世,匆忙趕回家中奔喪,一家人都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不過,細心的曾麗卿發現,大女兒看起來好像有些水腫,是不是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之前一直以為是她青春期發育導致身體變胖,但現在手臂或者大腿摁下去都會陷下去。”曾麗卿不敢大意,立即放下手頭的事,第二天一大早帶著女兒前往惠安縣醫院檢查。

  抽血報告很快出來,肌酐數據異常。“孩子身體問題有點嚴重,懷疑是尿毒癥,可能需要換腎。”聽到這一消息,曾麗卿頓時傻眼。一直只在新聞上看到的病癥,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出現在女兒身上。回想起幾天前,女兒曾說過腰部兩側會痛,她還以為是因體育課跑步太劇烈導致,如今看來卻是疾病征兆。當她緩過神來,顫顫巍巍拿起手機,撥通了丈夫黃龍河的電話。此時,正在為母親守靈的黃龍河聽聞這一噩耗,“整個心都碎了”。這個不善言辭的農村漢子始終不愿相信,平時乖巧懂事的女兒,怎么會患上這樣的重病。

  “栩婷情況十分危險,當務之急要盡快送到上級醫院治療。”在醫生建議下,夫妻倆火速帶著女兒前往泉州市第一醫院。因為女兒不能走路,黃龍河二話不說,背起70多斤的女兒,輾轉于醫院各個就診區,最終因病情危重,被送入重癥監護室。曾麗卿在醫院守了兩天,黃龍河也趕回家中,匆忙處理完母親后事,再次直奔醫院。期間,醫院一度下達了栩婷的病危通知書,所幸最后度過危險期。

  定期到醫院血透(曾麗卿 供圖)

  求醫治療路上 母女抱頭痛哭

  “媽媽,我會死嗎?”經歷生死一劫的栩婷也意識到病情嚴重,小心翼翼地詢問曾麗卿。“肯定不會啊!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一定能治好的。”曾麗卿輕聲安慰女兒。待病情穩定后,夫妻倆帶著女兒輾轉泉州、福州等各大知名醫院求醫,前后住了9次院,但治療效果有限。“只能先定期血透,然后爭取換腎。”醫生說。

  后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丈夫外出打工,曾麗卿則要定期騎著借來的摩托車,載著女兒騎行30多公里前往醫院進行傷口消毒或血透。有時,血透時間排在晚上,傍晚6點多出發,血透4小時,要凌晨1點才到家。一次,在血透完回家的路上,天氣突變,疾風驟雨襲來,差點將騎著摩托車的她們刮倒。兩人只好在路邊停下車,躲在雨衣里任憑風雨吹打,抱在一起痛哭,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女兒看到我哭,也安慰我說‘媽媽,沒關系的’,我也對她說‘對啊,沒關系的,等換完腎就好了’。”曾麗卿回憶起那段時間,紅了眼眶。“有時摩托車半路沒油,女兒不舍得坐在上面讓我推,會自己下來走。”其間,曾麗卿還要帶小女兒去治療白癜風。少有的空閑時間里,她會從附近的工廠帶些衣服到家里加工。

  做了一年血透后,曾麗卿在朋友介紹下,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希望能為女兒換腎。“為了給女兒治病,我們已經把能借的錢都借了。當時身上沒什么錢,就想著先去排隊,然后再想辦法。”她說。為了籌錢給女兒治病,2019年7月,她向惠安縣小馬哥合眾救助慈善公益協會發出求助。

  黃栩婷喜歡看書,從中學會更堅強地面對人生。

  愛心人士伸援手 首次換腎見曙光

  “我們經過前期實地走訪、評估,決定將栩婷列為我們的救助對象。”惠安縣小馬哥合眾救助慈善公益協會負責人劉慶生說。志愿者們將走訪情況發至團隊微信群,開始廣泛發動各方捐款。2019年7月20日至21日,24小時內,共有702名愛心人士伸出援手,捐款從幾十元到3000元不等,加上此前6月份受助對象許栩返捐的15600元,共籌得愛心款150800元。

  栩婷的病情還牽動著許多當地村民的心。在村民的微信群里,5天左右的時間里,群里208名村民、愛心人士以及和弄育苗幼兒園的全體師生,共捐款53400元,并及時轉交給她的家人。而在此之前,已經有許多村民對栩婷一家伸出援手。除此之外,惠安縣愛心幫扶公益慈善協會也送來2.5萬元愛心幫扶資金。栩婷就學的惠安縣文筆中學師生也自發組織捐款6萬多元。有關部門也為栩婷辦理了低保。

  籌款過程中,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也傳來好消息,與栩婷匹配的腎源找到了,可以立即進行換腎手術。“腎源有了,換腎的錢也有了,當時我們一家人真的很開心,看到了苦盡甘來的希望。”曾麗卿說,只要女兒能好起來,夫妻倆再努力工作,一點點地將欠債還清,生活就能逐步走上正軌。

  手術很成功,全家人松了一口氣,栩婷回到家中休養。為了方便照顧兩個患病的女兒,曾麗卿在朋友建議下,通過看網上教學視頻,學著做雜糧煎餅。“因為照顧女兒,我經常要請假,服裝廠有時需要加班趕工,我都沒辦法按時完成任務。自己擺攤的話,時間就比較自由,生意好的話收入也會高一些。”她說。

  她在家中買了個小鍋試做,邀請朋友試吃,覺得技術不錯后,便買了一輛工具車,開始在涂寨鎮區附近一帶擺攤。“孩子上學的時候,我就到學校門口擺攤。放學時候我就到夜市擺攤。”她說,有時生意好的時候,晚上10點左右就能回家。如果生意不好,有時要凌晨1點才收攤。雖然很累很苦,但她始終心懷希望。而丈夫外出打工拿到工資后,除了留小部分當生活費,其余全部轉給曾麗卿。去年疫情期間,她和丈夫的收入都受到極大的影響,但兩人互相鼓勵,最終挺了過來。

  厚厚的一疊醫療發票

  不幸再降臨 切除移植腎

  然而,不幸再次降臨。去年疫情期間,栩婷身體出現嘔吐等問題,到醫院檢查后多項腎功能指標異常,出現移植腎排斥問題。于是,曾麗卿再次帶著女兒前往廣州中山醫院附屬第一醫院進行抗排斥治療。醫院的陪護病床一天要15元,為了省錢她在醫院找別人要了幾個紙皮箱,晚上拆開來平鋪在地板上睡覺,一住就是50多天。深夜,她經常睡不著,半夜起來觀察女兒情況。最終,醫生還是告訴她:“移植腎失功,只能用一年到兩年。”殘酷的現實,再次將一家人的生活打入谷底,“感覺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看到姐姐再次患病,患有白癜風的妹妹只要放學回家,就會幫姐姐拿藥、倒水。姐姐打完針后,妹妹還會幫姐姐冰敷、熱敷。姐姐住院期間,她也會經常打電話關心姐姐病情。“媽媽,沒關系的,姐姐一定會好的,我也會乖乖聽話。”小女兒安慰曾麗卿。

  今年5月底,栩婷開始出現血尿,曾麗卿緊急聯系廣州醫生。6月中旬,她帶著女兒前往廣東住院,做了抗排斥治療后仍不見效果,最終在醫生建議下做了移植腎切除。術后又出現一系列并發癥,病情嚴重時甚至要搶救。

  “當時,她一天會抽搐多次,眼睛往上翻,口吐白沫。”一次,她準備推著女兒到住院部做血透時,女兒突然開始抽搐。“我只能拿出隨身攜帶的紙巾讓她先咬著,不讓她咬到舌頭。她不敢讓人看到自己抽搐的樣子,會一直捂著臉。”看著女兒如此痛苦,曾麗卿猶如萬箭穿心。

  有一次,栩婷抽搐完后,突然摸著曾麗卿的頭說:“媽媽,你和爸爸有沒有想我死。我死了,你們就解脫了,不用這么辛苦。”曾麗卿強忍淚水摸著女兒的額頭:“傻孩子,有爸媽在,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待女兒閉上眼睛后,她起身轉頭,淚如雨下。她想,女兒是有多害怕和絕望,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志愿者帶來善款,幫助堅強的一家人。

  多方再度捐款 救助困難家庭

  要救女兒的命,只能再次換腎。但之前欠的債還沒還清,夫妻倆現在根本拿不出錢。曾麗卿甚至想過,陪著大女兒到另一個世界,“讓她一個人走,她肯定會害怕。”但一想到身后還有患有白癜風、每月需要按時吃藥治療的小女兒,以及一直默默拼盡全力撐起這個家的丈夫,她最終選擇堅強面對。

  為了盡快籌到大女兒的救命錢,夫妻倆再次鼓起勇氣,向惠安縣小馬哥合眾救助慈善公益協會求助。得知這一情況后,協會負責人劉慶生再次組織志愿者走訪、評估,最終再次將她納為今年7月的救助對象。栩婷的主治醫生也透露,根據目前她的年齡、身體素質,腎源已經正在匹配預約,孩子也會比其他年齡更大的人更有優勢。

  7月19日至20日,該協會發起救助倡議,24小時內共有862人完成接力,籌到善款234300元。21日上午,劉慶生與協會志愿者們第一時間將籌集到的善款送至栩婷家中。“很多兩年前捐款的人,這次再次伸出援手,籌到的款項比第一次更多。”劉慶生說。但對于高昂的換腎費用來說,醫療費用缺口還有十幾萬元。隨后,志愿者聯系水滴籌工作人員,幫她開通籌款通道,截至目前籌集到善款6萬多元。

  最近一段時間,曾麗卿擺攤時,一些從網上得知她女兒遭遇的老主顧,在買完東西后,主動多付錢。前幾天,有個50多歲阿姨,買完雜糧煎餅后,特意多付了100元,囑咐她給孩子多買點營養品。另一位在附近開店的四川籍老板,特意到她攤位前,放下100元現金,說要給她女兒買吃的。

  “看到這么多素不相識的人捐款,我們真的很感激。”曾麗卿動情地說。在女兒第一次換腎手術后,她就在惠安縣紅十字會進行人體器官捐獻登記。“我能做的很有限,只能盡我所能去回報社會對我們一家人的支持。”她說。

  期盼愛心人士伸出援手,可向以下賬戶捐款。

  開戶行:中國農業銀行

  開戶人:曾麗卿

  賬號:6230 5206 8006 9494 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