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連串有關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讓人揪心不已:在剛剛過去的7月,南京祿口國際機場引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了多個省份。7月全國累計報告新增本土確診病例300多例,幾乎相當于此前五個月的總和。已有15個省份報告新增本土確診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疫情防控形勢嚴峻。那么,這次疫情有什么特點?是因何而起,又是如何擴散傳播的?它暴露出當地防控工作存在哪些問題?面對傳播力更強的“德爾塔”變異病毒,我們該怎么防?

  疫情與以往相比三個不同

  7月31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首先介紹了這次疫情的主要特點,跟以往疫情相比有三個不同。

  國家衛健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 賀青華:第一,這個疫情是由“德爾塔”病毒變異株輸入引發,病毒載量高、傳播能力強、傳播速度快,而且轉移時間長;第二,發生的時間比較特殊,發生在盛夏暑假期間,旅游度假景區人員聚集;第三,發生的地方是人口密集,而且流動量比較大的國際機場。

  病毒從哪來?疫情如何傳播?

  由于這三個特點,現在疫情已經向省內其他地市或省外擴散,短期內仍然還會有繼續向其他地區擴散的風險。發布會也公布了這次疫情的源頭,解釋了公眾的疑問:病毒是從哪里來的?

  國家衛健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南京這次國際機場疫情經過流調溯源,已經判斷是由承擔機場客艙保潔服務的人員,在客艙清掃過程中,接觸到了境外輸入病例的污染物或者在污染的環境中感染所致。

  對這次疫情的傳播路徑,發布會也進行了確認,回答了公眾的另一個疑問:這次疫情是如何傳播擴散的?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 馮子健:這次疫情先經南京祿口機場輸出,并引起了進一步傳播,多個省份都有病例和感染者傳入。初步判斷張家界首發病例也與南京祿口機場疫情相關,傳至張家界的病例或感染者,又經旅游景點和大型演出活動感染其他人,導致進一步傳播。

  也就是說,此次疫情形成了南京和張家界傳播“雙中心”。目前,在南京和張家界兩地都已經采取了強有力的疫情管控措施,同時,還在全國緊急啟動了涉及兩地流出人員的大規模排查追蹤等一系列管控措施。

  回顧此次疫情發展過程,傳播路徑并不復雜,但是較為隱蔽,具有一定防控難度。傳播鏈條的開端是南京祿口機場。7月20日,在南京祿口機場工作人員定期核酸檢測樣品中,有9例檢測結果呈陽性。

  南京市江寧區衛健委副主任 李民進:對這9例陽性,第一時間轉送到南京市公共衛生中心進行進一步診治。同時,對密切接觸者,通過閉環轉運,轉運到隔離點進行隔離。

  全國多地通報病例 軌跡交集在湖南張家界

  當地連夜對該轄區14萬多居民開展大規模核酸檢測。在隨后幾天里,南京當地人員感染數量持續上升。疫情很快也在全國其他地區出現,北京、四川成都、遼寧大連、湖南常德等多地都通報了病例。

  在各地報告的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中,有些人并沒有南京旅居史,而他們的軌跡交集共同指向了一座旅游城市——湖南張家界。比如遼寧大連,在7月26日排查出3名無癥狀感染者,這3名感染者于7月17日從大連飛往張家界,途中在南京祿口機場轉機,7月22日在張家界魅力湘西劇場觀看演出。7月27日,大連再增1例確診病例,他沒有南京祿口機場旅居史,但曾在7月22日與上述3例感染者共同在張家界魅力湘西劇場觀看演出,座位相鄰。7月28日,四川成都通報新增5例確診病例,1例無癥狀感染者,其中5人去過張家界,另外1人為關聯病例。7月29日,江蘇淮安通報,4名去過張家界旅游的人員核酸檢測呈陽性。

  由此,張家界成為此次疫情中南京之后的又一個疫情傳播次中心。而張家界的魅力湘西劇場演出,則是疫情傳播鏈上的一個關鍵點。與此同時,南京本土病例也在持續增長。截至8月1日上午,南京在本次疫情中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204例。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江蘇揚州和河南鄭州兩地疫情形勢也越發嚴峻起來。江蘇揚州從7月28日報告首例本土病例,到8月1日上午,已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28例。而河南鄭州從7月30日報告首例本土病例,到8月1日上午,已累計報告28例本土病例,其中11例確診病例,17例無癥狀感染者。從這次疫情的發生和傳播可以看出,一些地方在防控工作,尤其是外防輸入方面還存在薄弱環節,需要各方重視。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 丁潔:經過調查發現,保潔員工參加了CA910航班的保潔工作,由于防護洗脫不規范,可能造成了個別保潔人員感染,進而在保潔員人群當中擴散傳播。該公司保潔員同時負責國內和國際航班垃圾清運,機場其他工作人員接觸了保潔員,或者是接觸了被污染的工作環境造成了感染。

  防控鏈條出現漏洞 防控措施存在缺失

  從南京當地有關部門的調查可以得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在一些防控措施上存在缺失,比如國際和國內航班混合運營,負責境外和境內航班的保潔人員沒有分開管理,垃圾處理等工作不夠嚴格等等,使得防控鏈條出現漏洞。另外,多名有張家界旅居史的感染者出現,也暴露出景區等人員密集場所在疫情防控措施上也有待完善。據了解,當晚的演出大約有2000多名觀眾,沒有間隔座位,也無法保證觀眾全程佩戴口罩。

  此次疫情之所以傳播廣、擴散快,還有一個原因是,引發此次疫情的是“德爾塔”變異毒株,這是目前全球疫情流行的最主要毒株。相比以前的毒株,它的病毒載量高,傳播速度快,對人體的適應力更強,因此防控難度也更大。據發布會介紹,截至7月31日早上8點,南京疫情已有重癥患者9位,占住院治療患者總數的4%。發布會對這些重癥患者的情況也進行了介紹。

  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重癥患者有幾個特點:第一,所有患者感染的都是“德爾塔”變異毒株;第二,這些患者在起病初期,癥狀不是特別典型,有的就是發熱、乏力、咳嗽等癥狀;第三,病情進展非常快,平均5天的時間轉為重癥;第四,這些重癥患者大部分患有基礎性疾病。

  什么是突破病例?打過疫苗還會被感染?

  目前對重癥患者都已經采取了積極有效的治療,病情都比較平穩。另外,在此次疫情中,公眾格外關注的一個焦點就是疫苗。在確診病例和無癥狀感染者中,有些人已經接種了疫苗,這就引發了許多人的疑問:為什么打過疫苗還會被感染呢?疫苗對新的變異毒株的有效性如何?

  科研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專家組成員 邵一鳴:從全球情況來看,出現打了疫苗又被感染,我們叫突破病例,這是一種常態,不是例外。但是需要強調的是,任何款疫苗都不是100%的保護效率,但是總的判斷目前各種變異株,仍然是在現在疫苗的可控范圍之內。

  那么,我國生產的疫苗保護率究竟如何呢?由于我國沒有大規模暴發疫情的現實環境,因此疫苗效果追蹤只能在一些疫情較嚴重的國家進行,其結果證明,我國疫苗具有明顯的有效性。

  科研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專家組成員邵一鳴:我國科興公司滅活疫苗,對所有癥狀的輕癥的保護在65%以上,對預防重癥、進ICU監護病房和死亡病例的保護分別高達87.5%、90.3%和86.3%,這充分說明我國疫苗可以有效降低住院、重癥和死亡率。

  專家強調,疫苗對“德爾塔”變異毒株仍然有顯著的預防和保護作用,因此要積極接種。不過,接種了疫苗并不代表可以放松警惕,公眾仍然需要做好個人防護。尤其現在正逢暑期旅游旺季,人員流動頻繁,疫情傳播風險加大,發布會強調,目前的防控措施仍然有效,防控工作一刻也不能放松。對于公眾關心的暑期還能不能出去旅游的問題,專家也給出了建議。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馮子健:疫情高中風險地區人員要取消外出旅行。要暫緩前去高中風險地區旅行。無論到哪里旅行,都要做好個人防護。老年人慢性病患者,特別是那些尚未完成新冠疫苗全程接種,或者是接種了疫苗但是還沒有滿14天的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盡量不去外地旅行。

  在這撥疫情中我們看到,正是因為多個環節上的麻痹大意讓病毒鉆了空子,使得疫情在短時間內蔓延到了多地。常態化疫情防控一年多,不免會出現懈怠情緒,甚至會讓人產生一種約等于正常化的錯覺。于是,一些公共場所的防疫措施成了虛晃一槍,很多人口罩也不好好戴了,洗手也不勤快了。但是常態化畢竟不是正常化。事實上,國外疫情目前正處于新一輪感染高峰,我們外防輸入、內防擴散壓力很大。而在這場疫情防控的持久戰中,我們每個人都是重要一環,一環失守,就可能會讓千萬人的努力“歸零”。防控管理不缺位,個人防護做到位,扎緊籬笆,堵住缺口,才能頂住病毒反撲。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