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林志安 通訊員 周懿 林毅

  綜合《北京青年報》《新京報》《晉江經濟報》

  6月28日晚,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偉大征程》在國家體育場隆重舉行,絢麗的焰火配合節目進程在“鳥巢”上空綻放。“100”、金色五角星、“1921-2021”字樣等特效焰火沖上夜空,為黨的百年生日獻上真摯而熱烈的祝福。

  本次焰火表演的總設計師蔡燦煌,是咱厝晉江羅山缺塘人。演出次日,他在微信朋友圈中轉發了關于這場盛會的報道,并配上煙花和剪刀手的表情,慶祝工作順利告一段落。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對我來說,這是一份榮幸,因為點火的人是我。”

  絢麗的焰火在“鳥巢”上空燃放 (林毅 攝)

  5個金色的焰火五角星閃耀在國家體育場上空 (林毅/攝)

  6月28日,蔡燦煌(左一)在晚會總控臺控制焰火燃放(林毅/攝)

  焰火設計 以時間維度為創意

  此次焰火燃放總時長為288秒,約1.5萬次點火。蔡燦煌介紹,他是在臨近春節時接到了沙曉嵐導演的電話,邀請他進組去參與焰火設計。當時整個演出的創意框架已經很完整,配合晚會的整體流程,要在4個重要環節與節目燃放焰火。

  蔡燦煌說,這次慶祝建黨百年主題非常鮮明,焰火的設計方向也很明確,可以說是“命題作文”。作為創意人員,他們需要深入了解和學習黨史,去研究節目本身,找出時間維度線索并從中延伸出視覺造型,營造一種莊嚴的神圣感。

  100周年,一個世紀。作為一種時間刻度,本身就獨具歷史美感。從個人角度來感知,100年是漫長的;但從歷史的維度上看,作為一個政黨,100年或許只是青春期,正是風華正茂時。

  開場配合演出《啟航》篇章,舞臺中千名演員組成黨徽造型,高空特效焰火打出“100”字樣,拉開焰火表演的帷幕,同時與結尾高潮焰火的“1921-2021”前后呼應。

  1949年,是建黨的第28年。第二波次焰火設計燃放時長28秒,配合演出中的《開國大典》環節。當影像資料中毛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5個金色的焰火五角星閃耀在國家體育場上空。

  最后高潮焰火的時長設計為兩個100秒,象征“兩個百年”奮斗目標。第一個100秒是跟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音樂焰火,伴隨著音樂節點不斷綻放,禮贊中國共產黨的百年風雨歷程。第二個100秒以高空禮花為主,分為14個波段,每次5秒,每波段打出56朵造型、尺寸各異的禮花,象征“十四五”規劃中,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民族人民不斷前行,也表達了中國共產黨經歷百年,不忘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

  焰火表演 以安全節儉為前提

  此次的焰火表演,在籌備過程中就不斷強調創意要在安全和節儉兩個重要前提下進行,同時還要確保精彩。所以焰火創意方案經歷過多輪調整,壓縮了燃放時長、總量和范圍。

  本次采用的是環保型焰火,在限定的環節和范圍內,利用陣地設置和編排創新,使高、中、低空焰火緊密融合,營造出莊嚴盛典、氣勢恢宏的現場震撼效果。技術上,所有禮花彈都采用雙點火頭,確保藥球在空中能順利綻放。此外,焰火指揮部安全保障部門也做了眾多安全措施和應急預案。

  蔡燦煌介紹,這個季節北京天氣多變,需要提前做預案。一個月前開始,焰火指揮部每天都會監測當天天氣以及未來3天的天氣狀況。比如6月25日晚的第二次專場演出就遭遇了強對流天氣,對焰火燃放非常不利。當晚,由于空氣中濕度很高,焰火燃放后產生的煙霧很大,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焰火效果。“同時我們也準備了應急預案的編排,根據國家標準,如果遇到持續的大雨或六級以上大風時,就會取消燃放。”

  個人簡歷

  本來想當警察

  直到遇到蔡國強先生

  蔡燦煌,藝術家、焰火設計師,主要活躍于大型活動焰火創意和當代藝術領域。近年來被聘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焰火總設計,國慶70周年聯歡晚會焰火施放總監,第三十一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開、閉幕式焰火總設計,第六屆亞洲沙灘運動會開幕式焰火總監,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焰火總設計等。

  據此前媒體報道,蔡燦煌于1985年出生于晉江羅山缺塘,大學考上了北京體育大學武術專業。本來想著畢業后去當一名警察,直到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遇到蔡國強先生。

  2008年8月,快大學畢業的蔡燦煌在北京奧運會當志愿者,偶遇蔡國強。因為是老鄉,年輕、帥氣的蔡燦煌給蔡國強留下了好的印象。活動結束后,蔡國強找到蔡燦煌,問愿不愿到他的北京工作室工作。蔡燦煌說,當時不懂藝術是什么,只知道搞焰火挺好玩,就很爽快地答應了。

  2009年4月,蔡燦煌正式到蔡國強工作室工作,從此跟著蔡國強學習藝術布展、做焰火設計,參與了不少大型活動項目。